<meter id="n7vbl"></meter>
        <cite id="n7vbl"><ruby id="n7vbl"><thead id="n7vbl"></thead></ruby></cite>
        <sub id="n7vbl"></sub>
        <b id="n7vbl"><strike id="n7vbl"><meter id="n7vbl"></meter></strike></b>

          <nobr id="n7vbl"></nobr><em id="n7vbl"></em>
            <meter id="n7vbl"><i id="n7vbl"><track id="n7vbl"></track></i></meter>

            <b id="n7vbl"><strike id="n7vbl"></strike></b>

              <big id="n7vbl"></big>

                  <menuitem id="n7vbl"><strike id="n7vbl"><span id="n7vbl"></span></strike></menuitem>

                  <meter id="n7vbl"><ruby id="n7vbl"><track id="n7vbl"></track></ruby></meter>

                    論壇   影視·娛樂   30年了,她仍是華語「欲女」天花板
                  返回影視·娛樂
                  發新帖 回復
                  查看: 20996|回復: 0

                  30年了,她仍是華語「欲女」天花板

                  [復制鏈接]
                  樓主

                  335

                  主題

                  335

                  帖子

                  1066

                  積分

                  網站編輯

                  Rank: 8Rank: 8

                  積分
                  1066
                  樓主
                  跳轉到指定樓層
                  發表于 2023-11-21 15:57:02 | 只看該作者 回帖獎勵 |倒序瀏覽 |閱讀模式
                  1993年,是神作頻出的一年。
                  《霸王別姬》《辛德勒的名單》,前段時間魚叔剛聊到。
                  還有一部,更為特別——
                  《青蛇》


                  30年后回看這部電影,最直觀的感覺就是「美」。
                  內娛時不時有審美降級的話題。
                  每次一提到女演員的審美降級,張曼玉、王祖賢都少不了被提及。
                  尤其她們飾演的青白二蛇。
                  雖不缺后來的扮演者, 但那份勾魂攝魄的美卻再難復刻。


                  趁著《青蛇》上映30周年的特殊日子。
                  不妨借這部電影,一起重溫她們的美。
                  同時也來聊聊,為什么這份「美」,如今再難得見——
                  《青蛇》



                  歷經30年洗禮的《青蛇》已鑄成一代影史經典。
                  早已不乏各種角度的解讀分析。
                  但無論從什么角度看,恐怕都無法回避「美」的連環暴擊。
                  耳語荷塘池,是古典婉麗的美。


                  折腰紅塵鬧,是千伶百俐的美。


                  共沐桃花湯,是春色撩人的美。


                  美,源于對欲望的張揚,對女性性感魅力的釋放。
                  這一版青白二蛇,堪稱華語電影里最「欲」的女性形象。
                  時值張曼玉和王祖賢的當打之年, 兩人都處于顏值和事業的雙峰。
                  張弛有度的演技,將自我全然交付于角色。
                  永遠流轉的眉目。
                  一個已修煉成人,滿溢無底春心。
                  一個還妖氣未消,媚得不管不顧。



                  柔若無骨的身段。
                  在潮濕的屋頂裸身廝纏。
                  在魅惑的舞池和歌艷舞。
                  在臨水的橋畔擺動柳腰。


                  斗法一幕,小青初嘗禁果。
                  她神魂飄蕩, 扭動著頭部,嘴唇若即若離地貼向法海。
                  和尚抵不過糾纏,虹光很快黯淡。
                  她做了回女人后,才知情啊癡啊愛啊都不過如此。


                  而這份美,也源于對人性復雜性的直視。
                  水淹金山寺一幕。
                  白蛇產子,小青落淚。
                  飽嘗七情六欲后,已不見一絲妖的邪氣。
                  但人間情愛已成虛妄,只有白走這一遭的恨意。


                  時而江南寫意,時而志怪邪魅, 既有古典風韻,又足夠前衛新潮。
                  除了演員演繹,美術指導張叔平、吳寶玲功不可沒。
                  為滿足徐克力求新異的嚴苛要求,他們廣閱資料,花樣翻新。
                  從昆曲女旦發飾和桃花塢年畫汲取靈感,還借鑒 了印度傳統服裝元素。
                  輕薄寬大的紗衣,白蛇粉白 ,青蛇黃綠。
                  還亂入了時髦性感的內搭吊帶。



                  不同造型適配不同場景,和角色內心變化相輔相成。
                  白蛇與許仙船上初見的戲,特寫了白蛇的濕發造型。
                  一縷烏黑的發絲,狀如小蛇,從額頭、脖頸一直蜿蜒至胸前。
                  如此性感撩人,難怪許仙一見傾心。


                  水淹金山寺時,二蛇頭頂銅錢頭,身著艷麗的戲服。
                  妝容都也更加濃重,眉尾挑起一尖。
                  少了飄然的仙氣和人前的端雅,盡顯蛇妖的艷冶和毒性。


                  對傳統故事的新解,更將這種欲望之美提升到了新的高度。
                  徐克在凄艷神秘的氛圍中,最大程度地保留了李碧華對情欲和人性的拷問。
                  二蛇奮力扎進人間,摔得徹底,也美得艷絕 。
                  最后一幕,小青殺死許仙,拋下法海,決絕離去。
                  竹葉緩緩墜下一滴露珠 。
                  既是眼淚的隱喻,也為這出美學巡禮畫上了句號。



                  說起來,白蛇故事一直是影視改編的熱門IP。
                  后來也有不少出圈的角色形象,但都沒有美到如此讓人念念不忘的地步。
                  最直接的落差,是造型上的嚴重降級。
                  后來的蛇妖形象,全無「蛇」的妖媚感。
                  一水的喪葬風,和其他古偶劇看不出分別。


                  不是妝造不精致,而是同質化太嚴重。
                  像當年《青蛇》的造型,現在看其實說不上多么精致。
                  比如,「電話線」發飾。
                  看著廉價,但卻很有記憶點。
                  而且突出了二蛇的稚氣和天真,很符合角色當時的心境。


                  此外,會明顯發現,青白二蛇不「欲」了。
                  這也和劇情上的改編有關,志怪成分被大范圍剔除后,角色愈發保守。
                  蛇妖不再性感嫵媚,變成了賢良淑德的傳統婦女。
                  最典型的是《新白娘子傳奇》。
                  趙雅芝飾演的白娘子,端莊典雅,在外懸壺濟世,在家一口一個「官人」。
                  一襲飄逸的長袍,層層堆疊的頭紗,還有夸張的「米老鼠」橫髻。
                  同樣出自吳寶玲之手的造型,卻沒了妖氣,倒給人一種圣母的感覺。


                  2005年的《白蛇傳》同樣如此。
                  劉濤飾演的白蛇 是一個近乎理想的傳統女性 。
                  劇中還加入了「第三者」的角色,情感漣漪基本都在家庭倫理的框架內打轉。
                  妝造設計和人物塑造一樣,沒了妖魅氣息,更加生活化。


                  這幾年,白蛇IP出現在很多古偶劇中。
                  蛇妖形象也出現了古偶女主的通病,角色低幼化、妝造流水線,完全服務于CP線。
                  2018年楊紫的《天乩之白蛇傳說》。
                  楊紫飾演的小白蛇,走更加親民的可愛蠢萌路線。
                  妝造有種廉價的影樓風,脫衣后更是宛如現代戲。
                  全劇重點都放在了白青二蛇與人類配cp上。



                  2019年鞠婧祎的《新白娘子傳奇》基本上是翻拍了趙雅芝的版本。
                  但白蛇與許仙不是報恩關系,而是完全成了歡喜冤家。
                  鞠婧祎的造型和演技一如既往,看起來就和白娘子毫不沾邊。


                  也有一些企圖突破的作品。
                  比如, 2011年黃圣依和阿Sa主演的《白蛇傳說》。
                  為突出蛇的自然野性,有意去掉繁復的人工裝飾, 發型都是隨意披散。
                  沒有層疊花哨的服裝,取而代之的是一些赤裸鏡頭,靠后期加上蛇皮特效。
                  但除了劇作本身有硬傷外,寡淡的妝容也完全凸顯不出古典氣韻和神秘氣質,特效當時就被吐槽「雷人」。



                  還有作品,明顯想要致敬徐克的《青蛇》。
                  比如阿嬌的《青蛇:前緣》。
                  同樣設計了具有藝術感的鬢角發絲。
                  還致敬了東方不敗的飲酒動作。
                  但就是沒了靈動、鮮活的美感,反而淪為碰瓷經典的縫合怪。


                  其實,這兩年仙俠劇流行,也拍了不少女妖形象。
                  但,氣質不再妖欲,轉向古靈精怪。
                  像《與君初相識 》中,迪麗熱巴演的九尾狐妖。
                  西方魔幻感強于東方志怪感,變身全靠特效加持。
                  人物不顯妖魅,倒強扮可愛,有種說不出的別扭感。
                  至于美不美,只能說見仁見智。




                  同一個IP衍生出來的形象,為什么觀感落差如此之大?
                  審美降級背后,時代因素不容忽視。
                  《青蛇》誕生的1993年,香港電影輝煌仍在。
                  徐克 有野心也有人脈,為了拍出理想效果,把當時符合條件的知名演員搜刮了個遍。
                  請過梅艷芳、鞏俐演青白二蛇,請過張國榮演許仙,關之琳、劉德華也都曾毛遂自薦。
                  張曼玉和王祖賢的美,是千淘萬洗的結果。


                  但也是得益于那樣一個大環境,她們也才能被徐克選中。
                  當年,作為「東方好萊塢」的香港,尤擅長網羅各地靚女俊杰。
                  張曼玉、王祖賢曾分別做過店員和運動員,都是意外被星探發現后,才走上這條道路的。
                  不同出身,各有性格和氣質,也是當年港女各有不同韻味的原因。
                  就像梅艷芳,5歲起就賣唱養家,豐厚的閱歷使其年紀輕輕就能駕馭復雜的角色。
                  20歲時,就能在《胭脂扣》中演出飽嘗半個世紀相思之苦的女鬼如花。


                  香港電影工業的發達,使其也有足夠的資本培養人才。
                  素人進入演藝圈后,有機會打磨這份美麗。
                  大量電影提供了各類角色,包容并發揚著不同的美。
                  今天很多港女翻紅,常常都源于電影中的幾個鏡頭。
                  像林青霞喝酒、邱淑貞叼牌、朱茵眨眼、王祖賢穿衣、張敏回頭……


                  其實,張曼玉剛出道時也并不被看好,頂著罵聲拍了20多部戲 。
                  但多虧伯樂王家衛發現了她肢體語言的靈動,勸說她拍《旺角卡門》,為她量身打造了很多戲。
                  比如,她在餐桌下晃著腳,懶懶地倚在門框邊,40秒的臉部特寫……
                  自此之后,張曼玉打開了演戲的開關,人們也忽然發現了張曼玉的美。


                  反觀當下,人們好像再沒了耐心去發現美、打磨美。
                  資本閉門造車,影視業完全流水線化。
                  流水線產星,流水線拍戲。
                  不鉆研劇本和演技,只知拉滿濾鏡,復制妝造。


                  又或者,人們已經不知道什么是美。
                  審美愈加趨同的大勢下,美被狹隘地局限于一套標準之中。
                  追求白幼瘦,和精致、完美的五官。
                  甚至這種標準也被套用到從前的女明星身上。
                  王祖賢被詬病鼻孔外翻、凸嘴,張曼玉被審判「長相普」,被網友P成更「美」的樣子......
                  似乎人們越來越難以欣賞多元化的美。
                  而鮮活個性的女明星,本就無跡可尋。


                  此外,如今綜藝節目,還有社交、帶貨等平臺都在無形中縮短了演員與觀眾的距離感。
                  相比從前的演員,現在的演員少了許多神秘感。
                  觀眾無法信任角色。
                  美感也隨之削弱。


                  現在香港演員也是審美嚴重降級。
                  每年港姐都會被吐槽。
                  最近港娛頂流也讓人們大惑不解。


                  30年前,青蛇最后一別,就再也沒有回來。
                  一并帶走了那樣一個活色生香、美輪美奐的時代。
                  如今,我們懷念港女的美,又何嘗不是懷念那樣一個時代。



                  全文完。

                  回復

                  使用道具 舉報

                  返回影視·娛樂
                  發新帖 回復
                  使用 高級模式(可批量傳圖、插入視頻等)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立即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欧美亚洲国产精品久久|欧美一区二区日韩国产|一本色道无码道在线观看|在线观看黄网站
                  <meter id="n7vbl"></meter>
                        <cite id="n7vbl"><ruby id="n7vbl"><thead id="n7vbl"></thead></ruby></cite>
                        <sub id="n7vbl"></sub>
                        <b id="n7vbl"><strike id="n7vbl"><meter id="n7vbl"></meter></strike></b>

                          <nobr id="n7vbl"></nobr><em id="n7vbl"></em>
                            <meter id="n7vbl"><i id="n7vbl"><track id="n7vbl"></track></i></meter>

                            <b id="n7vbl"><strike id="n7vbl"></strike></b>

                              <big id="n7vbl"></big>

                                  <menuitem id="n7vbl"><strike id="n7vbl"><span id="n7vbl"></span></strike></menuitem>

                                  <meter id="n7vbl"><ruby id="n7vbl"><track id="n7vbl"></track></ruby></meter>